欢迎访问央媒看甘肃,今天是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首页 > 央媒观察 > 正文

【中国经济时报】取消限购限行或成大势所趋

发布时间:2019-09-29 14:22:20

  记者 李海楠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近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回答关于形成强大国内市场问题时表示,要促进消费更新升级,积极推动汽车、家电、电子消费品以旧换新。要破除汽车消费的限制,目前广州、深圳等城市已经放宽或取消了限购规定,西安、昆明、贵阳等城市也正在考虑,后续一些具备条件的地区也会陆续跟进。
 
  此番表态既对此前各地放松汽车限购、限行政策作出准确表述,又对外重申了国家层面针对放松汽车限购、限行的政策动向。而落脚点,则被置于“促进消费升级,助力形成统一国内市场”之上。实际上,近年来,随着汽车产业出现深刻调整,加之多年来执行的限购、限行政策影响,汽车消费下降趋势明显,汽车产销也呈现下降甚至负增长趋势;与此同时,国内民众针对限行、限购政策本身也颇有微词。
 
  一方面是因“治理交通拥堵,减少尾气排放”原因已实施多年的限购、限行政策;另一方面是受当前经济形势影响,迫切需要鼓励和激活汽车消费市场,传导带动汽车产业正向发展,继而助力经济增长以及国内统一市场形成,政策博弈之间又将何去何从?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就此走访了相关业内人士及相关专家,以期释疑。
 
  地方先行,国家政策释出强烈信号
 
  今年6月6日,国家发改委等三部门发布的《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中要求,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购、限行,已经实行的限购、限行政策应当取消,并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
 
  “我觉得自己是汽车限购政策放松后的第一批受益者。”深圳市市民吕先生早在2014年底深圳市实施汽车限购政策后就开始了摇号的漫长等待,后来经历了新能源汽车指标配置的政策变更,他始终希望自己能够中签一个传统能源汽车指标,然而一直未能如愿。他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直到今年6月深圳增加了4万个指标,其中,1万个直接配置,3万个采取竞价方式,“它指标一增加,我就中签了,我感觉这与限购政策放松有着必然关系。我很幸运。”吕先生说。
 
  实际上,与吕先生对中签购车有着强烈期许的深圳市民众多,统计显示,自2014年底限购以来,深圳参与摇号的市民已由最初的12万余人增加到目前的132万以上。另据统计数据显示,自深圳小汽车增量调控政策实施以来,截至2017年底,抑制了约66万辆本地小汽车,限外政策也有效控制了外地车使用,对延缓交通拥堵恶化起到积极作用。
不难看出,申请摇号的市民正是汽车消费的潜在群体,这也正是《方案》意图推动汽车重点消费领域的核心用意。在业界看来,从《方案》和地方汽车限购政策放松的先行趋势看,或将预示着国内限购城市将开始逐步放开,继而在全国范围内形成汽车消费的释放,从而直接带动汽车产业的正向发展。
 
  汽车产业发展期待需求端发力
 
  实际上,对于当下汽车市场而言,“寒冬”并未真正过去。在经过了2018年的销量滑坡之后,2019年汽车市场颓势依旧明显。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截至2019年7月,汽车产销环比均呈下降,同比降幅有所收窄。
 
  不难发现,除了传统汽车市场受到消费端需求受限影响、产销持续下行外,一直以来表现抢眼的新能源汽车产销数据在7月也出现下降,一方面是补贴退坡影响,另一方面也与需求端被限制不无关系。
 
  某品牌汽车销售4S点销售经理吴余(化名)告诉本报记者,2019年以来,该4S店销售团队已经裁员近10人,因为不同于往年的是,销量断崖式下滑,无论是传统汽车还是新能源车均销售惨淡。“以前每逢节假日看车的人还很多,即便最终成交的也不多,但今年的情况是,看车的人都很少。”作为一位有着近15年汽车销售经验的资深业内人士,吴余认为,现在的汽车市场根源是,想买的受到政策限制买不着,而那些有着政策支持和利好的群体又没有真正的购买需求。
 
  分析近年来国家层面推出的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来看,从通过增值税下调鼓励小排量汽车销售,到汽车下乡等政策持续激励,近两年来汽车市场依旧没有复苏迹象。与此同时,部分一线城市却持续积聚大量消费者虽购买力强劲,但限于城市限购令等政策难以实现供给与需求的有效对接。
 
  实际上,这也正是《方案》试图加以解决和释放的,即通过解绑限购、限行等政策,逐步释放部分一线城市的强大购买力,拉动国内汽车市场销量数据。
 
  对于当前汽车市场的下行态势,以及国家层面已然推动的鼓励汽车消费,进一步激活汽车市场的举措,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行退出的措施可认为是国家意图通过多措并举促进汽车消费,亦更好满足居民出行需要。包括有序推进老旧汽车报废更新、持续优化新能源汽车补贴结构、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加快繁荣二手车市场等一系列举措都在对汽车市场回暖有所贡献。
 
  “当然,一旦通过放开或者放松限购、限行等举措,势必将现有的购车需求加以释放,这对于进一步促进汽车消费而言一定会带来巨大推动。”苏晖认为,对于全国不同实施汽车限购、限行政策城市而言,也应该辩证看待,不可一概而论。
 
  寻求城市交通治理和汽车市场繁荣发展的平衡
 
  一直以来,舆论界针对汽车市场和汽车限购、限行长期存在这样一番讨论,即认为从企业和经济增长层面分析,汽车市场理应不断繁荣和寻求长期发展,如此才能真正对经济形成利好,对增长和就业带来稳定支撑;而从城市管理角度分析,既需要面对群众对出行需求的改善要求,又要对道路管理和城市交通管理等加以综合考量。对此,舆论普遍认为,二者间存在一定悖论,即难以真正实现二者的和谐统一。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应寻求城市交通治理和汽车市场繁荣发展的平衡。如今中国依然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但对比美国这一曾经的汽车最大市场分析,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美国用3亿多的人口支撑了近2.6亿辆的汽车消费,这样近乎对等的汽车消费光是存量消费就能够保障汽车市场的持续均衡发展。”
 
  而中国的数据如何?根据公安部交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国内汽车保有量已达2.5亿辆,如果按13.95亿人口计算,中国千人汽车保有量已经达到179辆,超过世界千人汽车保有量平均170辆的水平。这是中国汽车保有量首次超过2.5亿辆,也是千人汽车保有量首次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而根据预测,中国距离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汽车保有量最多的国家也仅仅一步之遥。
 
  显然,《方案》的实施也将助力这一目标的实现。那么,在寄望汽车产销持续增长和汽车保有量增加的同时,该如何实现交通治理和汽车市场持续繁荣的平衡?《方案》指出,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购、限行,已实行的应当取消。鼓励地方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在停车费等方面给予新能源汽车优惠,探索设立零排放区试点。由此来看,未来城市开放限购以及限行的主要方向则为新能源汽车。
 
  而对于北京、上海等汽车保有量本就巨大的城市而言,会否步广州、深圳等地后尘,对限购、限行予以放松甚至取消呢?贾新光认为,北京目前有300万辆的购车需求,不太可能直接放开限购。
 
  “对这些大城市来说,比较可能的方式是每年增加一些购车指标。”贾新光说,但无论怎样,按照既有政策要求,相应打破汽车消费限制会成为趋势,后续一些具备条件的地区会陆续跟进实施。
 
(原文链接:http://jjsb.cet.com.cn/show_510638.html)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