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央媒看甘肃,今天是2020年10月30日,星期五
首页 > 时事评论 > 正文

【科技日报】破除“五唯”顽疾 教育评价不看数字看什么

发布时间:2020-10-16 11:04:41

        记者 张盖伦
 
  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据新华社10月13日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这也是新中国第一个关于教育评价系统性改革的文件。
 
  教育部负责人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评价改革是一项世界性、历史性、实践性的难题,涉及历史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思想观念等多重因素,涉及不同主体,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以攻坚克难的勇气、久久为功的韧劲,进行系统设计、辨证施治、重点突破。
 
  “这是一份原则性文件。如果了解教育系统这些年来的改革举措的话,你会发现,文件中的很多表述都很眼熟。”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陈志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总体方案》将多项改革进行了系统集成。但它并不能一蹴而就,很多具体措施仍需要各主体单位根据自身情况自己摸索,出台相应的细则。
 
  “四个评价”最为关键
 
  《总体方案》从改革党委和政府教育工作评价、改革学校评价、改革教师评价、改革学生评价和改革用人评价等5个方面,提出了22项改革任务。其基本定位和考虑是:坚持以立德树人为主线,以破“五唯”为导向,以五类主体为抓手,着力做到政策系统集成、举措破立结合、改革协同推进。
 
  “其中有四句话最为关键。”参与该方案制定讨论的陈志文表示,那就是“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
 
  目前来看,我国教育评价看重结果评价,强调定量评价。说白了,就是“数数”。“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问题的本质,也是“数数”。评价学校,用升学率当尺子;评价学生,用分数贴标签;评价教师,以论文和帽子为依据;评价人才,用学历分等级。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实施“四个评价”正是破“五唯”的治本之策。从根本上说,存在“五唯”评价问题,主要原因是实行结果评价。
 
  强化过程评价,则意味着将受教育的过程以及学生在过程中的表现也纳入评价体系。《总体方案》强调要完善德育评价、体育评价、美育评价和劳动教育评价,强调要严格学业标准,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而增值评价,通俗来说,就是看评价对象在一段时间内发生的变化。毕竟,不同水平的学生会分流向不同的学校,对一所学校办学质量的评价,不能单纯看优秀学生的占比,将学生进步作为核心评价指标,也体现了教育公平的诉求。
 
  不“数数”,还需要诚信建设
 
  “破‘五唯’,不‘数数’,这是改革的难点和焦点。”陈志文强调。它不仅是教育评价体系中的顽疾,也可以说是整个社会评价体系中的顽疾。
 
  具体来说,对学校、教师、学生、教育工作的评价体系要改,坚决改变简单以考分排名评老师、以考试成绩评学生、以升学率评学校的导向和做法;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要率先破除唯名校、唯学历的导向,建立以品德和能力为导向的人才使用机制,给全社会带个好头,担起育人的社会责任。
 
  实行综合评价为什么难?陈志文认为,难点在于诚信建设。
 
  若不“数数”,似乎就提供了可操作空间。“唯分数”一直为人诟病,但若不只看分数,又会被人指责不够公平;“唯论文”让科研人员不满,但引入综合评价,又被人担心职称评审成了看关系。
 
  “如果大家不相信,综合评价就立不起来。”陈志文表示,要推行综合评价,就必须解决诚信问题,但诚信问题不只是教育系统内的问题。诚信文化的建设需要时间,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保障综合评价的公平公正,诸如引入利益关联方监督机制,在评审结束后公开评委姓名和评审意见等。
 
  当然,若要治本,还是得加强诚信文化建设,让人不想作假、不敢作假、不能作假。营造风清气正的环境,不能只喊口号,必须建立配套惩罚措施,并且严格执行。只有当违背诚信要付出代价甚至是沉痛代价时,舞弊者才能真正被震慑。
 
  教育评价要改,社会评价也要改
 
  《总体方案》中的一大亮点,是提出了改革社会用人评价。
 
  陈志文强调,教育的问题,其实是社会的问题,教育评价是社会评价的一部分。
 
  社会选人用人对于引导学生多样化成长成才具有重要牵引作用。教育部负责人也指出,有些用人单位在招聘时过分注重高学历高文凭,有的甚至非名校、海归不要,这是一种现代版的“出身论”。
 
  陈志文说,在用人选人时,很多单位都会划定学历甚至学校的硬杠杠。一些地方招选调生,明确规定只有那么十几或者几十所大学的毕业生有资格报考;有些单位,不仅要看应聘者毕业学校位次,还要看其本科学校层次。
 
  为破除“唯文凭”的弊端,树立正确用人导向,正向牵引教育事业健康发展,《总体方案》提出了5条具体改革举措,如建立以品德和能力为导向、以岗位需求为目标的人才使用机制,各级公务员招录、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招聘要按照岗位需求合理制定招考条件等。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石中英曾撰文指出,教育评价中存在的“五唯”等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与教育系统内外对其危害性认识不足、不到位有直接关系。比如,基础教育中“唯分数”“唯升学”的问题长期存在,一方面说明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也说明政府部门、社会各界、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对于其危害还仅停留在表面的、局部的认识上。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种价值导向对学生健康、和谐和可持续发展的危害。石中英说,在这种认识条件下,想有效解决“唯分数”“唯升学”问题,很难。
 
  “如果整个社会都唯学历,唯文凭,仅在教育系统内改革,肯定是不够的。”陈志文指出。
 
  可以看到,《总体方案》在改革用人评价部分,对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提出了相关改革要求。它也从抓好组织实施的角度,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组织领导,把深化教育评价改革列入重要议事日程,结合实际明确落实举措。
 
(原文链接:http://zqb.cyol.com/html/2020-10/16/nw.D110000zgqnb_20201016_6-02.htm)


 
来源:科技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