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央媒看甘肃,今天是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首页 > 记者佳作赏析 > 正文

七十情语——献给共和国及共和国的同龄人

发布时间:2019-10-01 09:27:37

          
               
 鲁  丁
 

 
喜鹊在枝头列队,
芳草在大地聚会。
人海中
笑容似花;
蓝天上
礼炮如雷……
哦,今天,
我满了七十岁。
 
祖国啊,
我该怎样地
向你敞开心扉?
是拉起马头琴,
唱一曲
《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是吹起葫芦丝,
跳一场
花好月圆孔雀飞?
 
披着共和国的霞光
呱呱(gū)坠地,
系着红旗的一角,
走进少年先锋队。
我们是
崭新的天地间
崭新的族类;
我们是
灿烂的阳光下
灿烂的花蕾。
 
月夜中,
我们听妈妈
讲那过去的故事;
朝霞里,
我们模仿
那些献身祖国的先辈。
伴着衣衫的补丁,
我们
勾画着
如花似锦的明天;
听着饥肠的鸣叫,
我们
循着那些鲜明的脚印
急起直追。
 
捡到一分钱,
送到警察叔叔的手里,
我们会心花怒放;
搀着老奶奶穿过马路,
望着她渐渐走远,
我们会无比陶醉。
绿水边,
我们在争论——
哪个英模功劳大;
白云下,
我们在比赛——
谁人唱歌声儿脆。
 
晴朗的课堂,
笑看希望的稻海麦浪;
洁净的校园,
喜迎未来的钢花铁水。
荡起北海的小船,
我们
双桨推开了历史的倒影;
汇进天安门广场的洪流,
我们
淬炼建设新中国的镰刀铁锤。
 
望着原子弹的蘑菇云,
我们放飞红心,
和中南海一起蟾宫折桂;
记着杜勒斯的梦呓,
我们攥紧生命,
和亚非拉一起鼓角劲吹。
……
 
我可爱的祖国啊,
我们和你一起
历经了前后左右转;
我们和你一起
饱尝了甜酸苦辣味。
我多姿的祖国啊,
我们和你根连根,
长就了弯弯曲曲的年轮;
我们和你蒂并蒂,
绽开了错错落落的寒梅。
 
 
喜鹊在枝头列队,
芳草在大地聚会。
人海中
笑容似花;
蓝天上
礼炮如雷……
哦,今天,
我到了七十岁。
 
我的父老乡亲啊,
我该怎样地
感恩你的春晖?
我的同龄人啊,
我们该怎样地
将那遥远的足迹描绘?
 
我们奔向西南,
我们奔向东北,
我们奔向内地,
我们奔向边陲……
怀着前辈一样的信念,
追索青春的云蒸霞蔚。
 
还记得吗?
山丹丹那个花开为啥美?
水灵灵的城里娃就是个花蕊蕊。
……
信天游的旋律里,
浸润着多少期冀和泪水!
还记得吗?
大风刮起油油灰,
鹰崽崽扑棱棱就往草原上飞。
……
爬山调的倾诉中,
凝结着多少追求和汗水!
 
漫天的云啊动地的雷,
山洼洼里、圪梁梁上
那是一个谁?
二龙山的大豆苗儿壮哟,
橄榄坝的橡胶叶儿翠;
雁北的糜子香哟,
阿尔山的牛羊肥。
……
何处没有我们的身相伴,
何处没有我们的命相随?
 
哦,
老支书教我吆起牛犁,
老额吉把我扶上马背。
哦,哦,
稻麦黍稷打上我
精神的印记;
坡坎沟梁铺就我
人生的铁轨。
 
没有什么蹉跎岁月,
难道巧儿、大春们
就该世世代代受罪?
没有什么怨天尤人,
难道元茂屯、三里湾
就该缩起头来自卑?
 
不,
一样的生命,
没有什么前世轮回;
对,对!
不一样的人生,
没有什么贫贱高贵!
 
挺起胸膛
任凭骤雨洗刷着混沌;
迈起双脚
任凭热土渲染着泥腿。
火炕上
我们体味丝丝的温暖,
窑洞里
我们回味谆谆的教诲。
和时代同呼吸,
把人民的愿景刻在心底;
与共和国共命运,
把历史的重担压上肩背。
 
我们走进军营,
摸爬滚打
擦亮心中的军徽;
我们重返课堂,
从ABC开始
绽放新长征的向日葵。
我们走进工厂,
挑灯夜战
照亮寻找新道路的智慧;
我们重返城市,
从糊火柴盒开始
承担改革开放的重锤。
 
这就是我,
这就是我们!
我的名字、
我们的名字——
共和国的同龄人、
老三届、
知识青年、
全世界最能吃苦的这一辈……


 
 
喜鹊在枝头列队,
芳草在大地聚会。
人海中
笑容似花;
蓝天上
礼炮如雷……
哦,今天,
我有了七十岁。
 
先辈啊,
我该怎样地
为你献上哈达,
我该怎样地
为你们举起金杯?
是将鲜花撒向
你走过的土地;
是将光荣牌挂上
你怀恋的门楣?
是和你们
一起高唱《打倒列强》;
是仰望你们
在枪林弹雨中树起了丰碑?
 
哦,
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看看冰山是
怎样地
怎样地
清溪潺潺,
看看旷野是
怎样地
怎样地
草木葳蕤(wēi ruí)。
 
七十年啊,
两万五千个日日夜夜,
两万五千个快乐伤悲——
伴着风雨,
我们和共和国一起
在探索中走向深邃;
伴着探索,
我们和领路人一起
在风雨中走向明媚。
 
今天,
脱贫的大战如火如荼,
高科技的狂飙如痴如醉。
高铁呼啸着在山河疾驰,
卫星歌唱着在宇宙列队。
多少个脱贫户,
笑尝硕果累累;
多少个“桃花源”,
引来人声鼎沸。
这就是
新世纪的民族“格力”,
这就是
新时代的中国“华为”……
 
你们笑了——
井冈山的战士
没有
空抛头颅;
太行山的烽火
没有
烟灭灰飞……
我们笑了——
扬子江的大炮
还在
隆隆作响;
上甘岭的苹果
还在
散发芳菲。
 
先辈啊,
你们走了。
飞船里
已经没有
你们铸造的螺丝钉;
田园中
已经没有
你们种下的兰蕙。
但是,
你们打造的
民族复兴的理想
依然在九天熊熊燃烧;
你们播下的
“为人民服务”的基因
依然在四海熠熠生辉。
 
先辈啊,
我们老了。
但是,
我们的良知没有泯灭,
我们的信仰没有枯萎。
我们为
祖国的每一个进步
尽情鼓掌,
我们为
百姓的每一次欢乐
竭力鼓吹。
我们懂得——
那里结晶着
先辈的生命和血汗;
我们知道——
那里浓缩着
我们这一代的奋斗和眼泪!
 
 
喜鹊在枝头列队,
芳草在大地聚会。
人海中
笑容似花;
蓝天上
礼炮如雷……
哦,今天,
我过了七十岁。
 
我崇敬的党啊,
我该如何
为你
高唱战歌;
我该如何
向你
吐出块垒?
 
南湖的画舫
还在摇起涟漪;
八角楼的灯光
还在映着晨辉。
遵义的小楼
没有损毁,
延安的宝塔
依然巍巍。
 
环顾世界,
七十年的东欧瞬间解体;
七十年的苏联轰然崩溃。
西半球瞪大了眼睛——
下一个是谁,
是谁?
哈哈,
收起你那一脸阴笑吧!
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卫士,
我们不是空有人形的狒狒!
我们记住了
西柏坡那次“进京赶考”;
我们提防着
“历史周期律”这个魔鬼。
 
我们看见了——
今天,
也有人
把灵魂
抵押给靡菲斯特,
沉溺在金迷纸醉;
也有人
把自己
绑上历史的耻辱柱,
忘掉了人心向背。
共和国的和平,
惯得他们胆大妄为;
人民大众的血汗,
养得他们脑满肠肥……
 
有人信口雌黄,
为遗老遗少评功摆好;
有人编造“揭秘”,
给社会主义泼上污水。
他们
为蒋介石贴金,
给毛泽东抹黑……
 
先生们,
歇歇吧,
君不见
平山县里大手挥,
亿万人民紧相随。
肩膀挑,
小车推,
解放军打出了新中国,
老百姓推出了新社会。
君不见
三座大山一齐倒,
蒋家王朝似潮退;
人民的笑脸多灿烂,
“紫石英号”逃窜多狼狈……
 
看看吧,
天安门的红旗多艳丽,
广场上的人海多壮美!
玉宇般的纪念堂多庄严,
高山般的纪念碑多雄伟!
 
哦,
我景仰的前辈啊,
我看见,
你们依然行进在
大阅兵的方队;
哦,
我崇敬的领袖啊,
我听见,
您那惊天动地的呐喊
依然焕发神威;
您那发自肺腑的告白,
依然振聋发聩——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人民万岁!”
 
 
喜鹊在枝头列队,
芳草在大地聚会。
人海中
笑容似花;
蓝天上
礼炮如雷……
哦,今天,
我超了七十岁。
 
我的中华民族哟,
我该怎样
为你的古老而装束,
我该怎样
为你的新生而点缀?
是用画笔为你描上俊眉,
是用金线为你挂上玉佩?
哦,
你不只是天生丽质的美人,
你还戴着勇士的头盔。
哦,哦,
你不只是威武的金戈铁马,
你也曾被船坚炮利打得下跪。
 
多少人悲愤你的麻木,
多少人痛恨你的沉睡;
多少志士
为了你的警醒前仆后继,
多少烈士
为了你的崛起一去不归。
一代代,
一辈辈,
默默地承担起时代的责任,
苦苦地找回那民族的坐位。
 
今天,
祖国正在经天纬地,
地球正在前后对垒。
人类命运共同体,
从东方整装出发;
五千年的新纪元,
由社会主义奋起夺魁。
如今,
天上有了“北斗”指向,
海里有了航母巡回。
何惧它寒潮滚滚,
何惧它小丑打擂……
 
祖国啊,
想着你过去的七十岁,
我们情思缕缕
夜不成寐;
盼着你未来的
一个又一个的七十岁,
我们热血沸腾
信心百倍。
 
不要说
我们步履蹒跚,
不要愁
我们华发半灰。
我们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生老病死不皱眉。
我们是祖祖辈辈的同梦人,
苦难险重不气馁。
 
来吧,
我共和国的同龄人,
来啊,
我年轻的后几辈。
让我们
肩并肩、手挽手——
睁眼辨人鬼,
捧心论是非。
敢效后羿射天日,
赢得人间尽朝晖。
 
走吧,走啊!
即使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我们也要
给祖国、
给人民、
给领袖、
给前辈
送上铮铮的告慰——
共和国的大厦我支撑,
社会主义的大业我捍卫!
风来了,
我们没有止步;
雨来了,
我们没有掉队。
 
跑吧,跑啊!
即使跑到人生的最后一步,
我们依然张开战士的大嘴。
我们要
喊出一生的信念,
我们要
高扬人生的旨归——
青春无悔,
追求无悔,
此生无悔!
独立无愧,
解放无愧,
革命无愧!
民主最美,
自由最美,
共产主义最美!


 
2019年9月28日星期六09时19分
于东西斋第一稿
2019年9月29日星期日15时39分
于东西斋第二稿
17时24分第一次修改
23时06分小改
2019年9月30日星期一00时31分又小改
14时05分第二次修改
18时11分小改
 
作者简介:
 

  李战吉,笔名鲁丁,祖籍山东,长于北京。先后在陕北插队,东北当兵,北京做工。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文学硕士。教过书,当过公务员,做过编辑、记者。曾任助理研究员,评为主任编辑,终任高级记者。人称诗人、作家。著有《霓虹港湾——香港文化的源与流》《文苑拾穗——文艺理论集》《西北掠影——通讯特写选》《古代爱情小说赏析》(与人合作)《柴生芳的故事》以及纪实抒情长诗《柴生芳之歌》。曾任人民日报驻甘肃记者站站长、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社长。甘肃省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被授予甘肃省泾川县、庄浪县荣誉公民及甘肃省平凉市、白银市荣誉市民称号。
 

来源:央媒看甘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