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央媒看甘肃,今天是2019年07月16日,星期二

【法制日报】从工程师沦落为瘾君子

发布时间:2018-06-20 13:53:21

 
  讲述人:李某元,个体户,曾经是兰州某大型国企工程师
 
  又到了禁毒日,回想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甘肃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如今回想自己的人生经历,内心久久难以平静。
 
  提到毒品,说起大烟,真的全是泪啊!失望的泪、伤心的泪、绝望的泪、悔恨的泪……
 
  我也曾经有过令人羡慕的家庭,我父亲是一家国企的中层领导,母亲也在这家单位担任财务主管,从小我就在他们的呵护下幸福地长大成人。
 
  高中毕业后,我如愿考入了甘肃工业大学,成为一名大学生。1993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兰州某大型国企工作,有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在短短的不到10年的时间,我凭借着扎实的专业水平,职称由原来的初级晋升到了中级,又和意中人结婚、生子,工作顺心顺意,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现在也时常想,要是我当初没有沾染毒品,如今我的生活会是怎样呢?
 
  随着工龄增长、职称升高、收入增加,我渐渐迷失了自我,有班不好好上,整日沉迷于生活的享受,追求时尚,寻找刺激,也将自己的大好青春和美好前程全部葬送。
 
  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一天,朋友带我到一家宾馆的客房里,拿出大烟让我抽。那时候,我甚至觉得朋友这样对我很义气,于是在那里我第一次沾毒了。
 
  从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开始坠入万丈深渊。被毒魔控制以后,为了吸毒,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庭很快就一贫如洗。
 
  家里的拮据很快让我的妻子知道了真相。作为人民教师的她,深知沾染毒品的严重后果,但她仍然对我抱有希望,一次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耐心劝诫我戒掉毒品,但都没能阻挡我、唤醒我。
 
  一次次的苦劝无果,一回回的泪流满面,妻子绝望了,向我提出了离婚。“谁怕谁啊,离就离!”赌气和冲动之下,我们结束了这段婚姻。
 
  家庭就这样破裂了。现在回想,谁愿意和一个大烟鬼共度一生呢?
 
  1996年9月16日,这个日子刻骨铭心。她打电话让我带着孩子到兰州中川机场。在去的路上,我还心存侥幸地想用孩子拴住她。
 
  原来,她只是想见孩子最后一面而已。“妈妈别走!”年幼的孩子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都没有留住她。
 
  我抱着儿子跪在候机厅里哭成了泪人,心已经死了的她没有回头再看我们一眼。
 
  她走了!
 
  孩子的妈妈、我曾经的妻子,撇下亲人、骨肉远走他乡、远离故土、远离了我这个她曾经深爱过的也曾发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
 
  破镜难圆,覆水难收,这一切都是我沾染毒品应得的报应和下场。
 
  爱人已成为过去,我的父母也为我操碎了心,他们看着我一次次被戴上冰凉的手铐,老人的心一次次被撕裂。
 
  自从我吸毒后,原本风光体面的双亲像换了个人似的,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见到熟人就躲,整天窝在家里不愿出门。
 
  就这样,20多年的光阴,我将他们折腾得心力交瘁。如今他们都已年迈,还能为我操多久的心?还能对我说几回“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告诫?
 
  抽上这口烟,后不后悔,痛不痛心,天知、地知、我自己知道。自责、后悔有用吗?家没了,工作没了,年迈的双亲身边无人侍奉,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让我痛心落泪。
 
  更苦的是,儿子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问我:“爸,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学校就读吗?”
 
  我摇了摇头。
 
  “我就是要离开这个让我受够了的地方,离开这个被‘大烟鬼儿子’阴云笼罩的地方。”
 
  为了躲开“大烟鬼儿子”的名号,在我跟前从没流过眼泪、从没说过“不”字的儿子,用离开摆脱困扰、用离开以示抗议、用离开报复我的死不悔改。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妻离子散。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毒品让我的家庭破碎,大烟让我的亲人落泪:儿子的泪、爱人的泪、双亲的泪,滴滴苦涩、滴滴透着血色、滴滴都砸在我的心上。
 
  今天,我给你们撕开这个我以往不愿触碰的疮疤,很痛,痛过之后,我真的走出过往,彻底与毒品决裂。我有信心,更有决心承受。这份信心和决心是在两年的戒毒所生涯中建立的。
 
  2016年年初,当我被送到甘肃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时,说实话,当时我非常绝望,也不配合民警教育。
 
  但是民警没有抛弃我,看到我心理状况极差,心理咨询师胡小军警官先后5次对我进行了一对一的辅导,让我走出了心理阴影,树立起了戒断毒瘾、从新做人的信心和勇气。
 
  因为吸毒,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患有高血压等疾病,所里的医生对症下药,使我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特别是操练了所里开展的中医按摩戒毒,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了。
 
  在所里,民警通过像父母、像医生、像老师般的关爱和教育,使我明白了做人要守规矩,要遵守规则,敬畏法律。
 
  民警都没有抛弃我,我还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呢?
 
  2017年11月,因为戒毒期间表现较好,我提前4个月28天走出了戒毒所。
 
  现在,我已出所8个月,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组建了一个安装队,专门承包各类楼房的用电线路安装。尽管收入不算太多,但过上小康生活还是绰绰有余。
 
  戒断毒瘾后,我变了,爸妈的脸上也有了久违的微笑,儿子也欢天喜地回到了家里。就连多年没有联系的妻子也打来电话,劝导我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多为父母儿子着想,真正做一个有血性、有志气的好男儿。
 
  往事不堪回首!在这里,我要借此机会给那些像我曾经一样还迷失在毒品之中的吸毒人员,为了能让爸妈睡个安稳觉,为了让儿女们能抬起头,尽快戒除毒瘾吧,走出地狱,走向阳光,享受做一个正常人的幸福与快乐。
 
  记者 赵志锋 整理  
 
(原文链接: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180620/Articel05004GN.htm)
来源:法制日报